blog 文獻的引用

前幾天梁董在 Blog與學術引用 談到我 blog 的內容被一本期刊的某篇文章大量參考卻沒有註明參考或引用來源,當天梁董就把那篇文章影印給我。在看到文章所參考 的內容時,感覺有夠差的 …

類似這樣的事情已經發生很多次了,只是這次是來自一本期刊上。其實該篇文章對 Library 2.0 做了不錯的整理與介紹。覺得奇怪的是,參考國外 blog 的內容就會註明引用來源,但參考我的或國內的確沒有。

我要澄清一點的是,雖然我的 blog 內容大部分都是翻譯自國外的 blog,但仍有許多是我個人的看法及想法。如果是屬於前者,歡迎大家 copy,我樂於幫大家做翻譯的服務 (如果不怕我翻錯的話),但如果是屬於後者,就請各位尊重一下小弟我,要引用可以,但請註明引或參考來源。

此次的事件,經過與該文作者連繫後,確定對方只是對 blog 文章引用有不同的認知。在我的要求下,對方同意將在他們網路版本上加以修正,加上參考來源。我會繼續觀察該網站,如果沒有修正的話,我會把期刊的名稱及篇文等資訊公佈出來。

我想這件事也是給我們一個思考及學習的機會,相信未來會有更多關於 blog 文章引用的討論。

相關的討論:

延申閱讀:

blog 文獻的引用 有 “ 16 則迴響 ”

  1. 🙂

    我一直在潛水,可是看到這一篇決定浮出來了吸口氣!

    既然是 Library 2.0,那麼就用 Web 2.0 的方式來解決吧!🙂

    透過 blogger 的串連,寄信到期刊主編與該篇文章作者的信箱中。讓他們知道整個世界已經在改變了 …. 而且直到他們有回應為止。

    如果你發起串連,我們就來跟隨。

    Google Bomb 也是個方式 ….

    我會不會太暴力了😛

    Mark

  2. 我想我知道是哪篇文章了
    看到吧文當天
    就回頭再翻了一下期刊
    但是不敢確定

    老實說
    初看此文
    覺得作者寫得真好
    對於還不知道W2和L2(不知道可否如此簡稱)的人

    (不過提到簡稱,梁董和Ted的手筆若可分別稱為吧文和LV文也滿炫的說^^)

    有解釋名詞及領進門的作用
    一度想把它傳給同道卻
    因網路版尚未掛上而作罷

    問題就在"作"者寫得真好這個"作"上
    如果引用失當而被認為是原創
    現實面
    是學術期刊上的好名聲屬於"作"者
    理想面
    是讀者無法從失當的引用註記裡尋找大觀園
    間接剝奪他真知的權利
    而此部份就小弟的認知
    其重要性大於智財等法理面
    偶小小地認為
    引文最大的目的是以文找文

    所以再老實說
    小弟無法感同身受各位的不平
    因為假使是偶的文章被參引
    有無註記都無妨
    觀點被認同與否也無差
    只要被提出就有快感
    不過呢
    這情形不會發生
    因為寫給自己爽的言論之於偶
    純粹磨筆尖練功夫沒啥價值地啦^^~

  3. to Mark,
    謝謝你的建議。不過希望不要用到啦🙂

    to 賴博瑞,
    其實我也沒有多麼的不平啦,況且我還能夠心平氣和的與該文作者通電話。我不會因為他註明參考來源而有利可圖,這完全是kimozi 問題。

    我也很認同你的看法,引用來源確實對讀者有很大的幫助。

  4. 對於賴兄的說法,在下也很同意,被提出就是種肯定是沒錯的。以我個人來說,如果是引用我寫的東西(如果有這一天)的話,站在學術分享的立場上,請儘管拿去用。
    但是,我比較在意的是圖書館員的核心倫理這一部份,身為圖書館員更該注意的是智慧財產權的這一部份,少了核心,就少了專業,也少了別人能對我們館員認同的部份,圖書館界被質疑非專業也是件自然的事了。
    這是我個人覺得此事件之所以對圖書館界來說重要之故。
    也就是核心價值觀有沒有植在館員的內心之中。

  5. 贊成!遵守圖書館專業倫理,嚴以律己是必要的。

    對不起,借版面順便離一下題:高普考剛結束,之前猜題最熱門的非W2、L2莫屬,結果連個影兒都沒有。倒是梁董討論過的北市圖事件被出了──【試從圖書館讀者服務專業倫理的角度,評論今年5 月發生之「台北市議員抨擊市立圖書館館藏中有情色與暴力內容之書刊」的新聞事件。】

    而這種有歷史味的考題──【圖書館線上目錄已進入第三代,請問第三代線上目錄有何特色?試申論線上目錄應具備何種功能?新時代線上目錄應如何設計以滿足使用者取用全文電子資源的需求?】看起來跟得上潮流,但若讀了LV最近跟OPAC有關的發文,也許題目應改成「第四代」,W2L2就可以入解啦!

    我要說的是,兩位還蠻會猜題的!(開個玩笑莫怪!這就是偶補習班廣告看太多的亂言^^)

  6. To Ted:

    所以我說,希望你不會覺得我太暴力啊!😛

    To 賴博瑞:

    時我是在無法贊同:『被提出就是種肯定』,但是卻沒有把該有的 credit 給原有的作者。

    這是『禮貌』。當我們大人都這麼做,那麼我們拿什麼來教育小孩說他們拿別人東西,不先跟別人問一聲,提一下是不對的。 …😛 好像太嚴肅了。

    不過,我是說真的,如果連學術期刊、論文都可以可麼作。那麼出了社會有什麼不能作 ….

    既然大家願意把東西分享在網路上,就不怕他拿去引用。但是既然引用了,卻又隱藏原作者的 credit … 其心可議。

    Mark

  7. 抱歉!上面那篇有幾個錯別字。

    我會那麼氣憤,是因為我本身是 Open Source (LifeType/Plog)的開發者。

    我們願意釋出,就代表我們不怕人家使用。但是不能抹去原有開發者的 Credit …

    這是一種禮貌。社會越趨向分享,代表你可以隨時、隨地、隨意的拿到任何別人分享的東西,但是不代表分享就可以被佔為己有。

    我相信可能期刊作者並無惡意,但是這樣不尊重資料來源,並把 credit 歸給原資料來源的作者的方式,實在是非常不可取的作法。

    我重看了一次文章,似乎期刊作者願意在網路版補上連結。 maybe 是個解決方式…

    但是,我對於『確定對方只是對 blog 文章引用有不同的認知』還是非常有意見。

    撇開著作權法,『禮貌』上 …. 附上原資料來源與出處,都是必須的。管他是名老師寫的文章,還是我們小 blogger 寫的文章。

    Mark

  8. “雖然我的 blog 內容大部分都是翻譯自國外的 blog,但仍有許多是我個人的看法及想法。如果是屬於前者,歡迎大家 copy,我樂於幫大家做翻譯的服務 (如果不怕我翻錯的話),但如果是屬於後者,就請各位尊重一下小弟我,要引用可以,但請註明引或參考來源。"

    即使是中文翻譯亦不能直接copy,在引文部分也要寫出翻譯者吧!每人的譯筆功力不同,不會每一個字都一樣一樣吧!

  9. 電子版已經上線,看來是把Library Views放在「參考文獻」,不過還是怪怪的。這就要Ted自己比對一下有哪些是直接用Ted引用人家的翻譯段落或句子?因為如果是這樣,就應該除了著錄原文外也用「轉引自」來註記library views。
    尤其作者的身份特殊,除了是最高圖書館的主管階層外,現在也是站在講台上的教師級人物,如果說這樣的錯誤是不小心,那也真是太不小心;如果說是「對 blog 文章引用有不同的認知」那就太離譜了!

  10. 謝謝JOJO 及Windy,電子版剛上線時我就看過該文章了。

    該篇文章作者所做的 “補救" 措施就如同 Windy 所描述的一樣,說實在的,我個人是很不能接受的,當某一段內容明明是 copy 自本站,只是稍作修改,照理來說應註明這一段的引用或參考來源,但該作者的作法卻不是這樣。她只是很簡單的在文章最後面加上一堆參考網站名稱及網址,我覺得相當不負責,只是在敷衍了事而已。

    我能怎麼做呢? 唉,再跟國圖或該作者反應嗎? 算了,只能說 雖不滿意,但可以接受

    另外,我同意JOJO 的看法,我會那樣說是出於無奈呀

  11. 先前有人提議Web2.0的事應該用Web2.0的方法解決,但Ted選擇先與作者(或編輯者?)溝通,看來結果並不理想。想先確認的是,Ted有與作者直接通上話嗎?如果有的話,她的態度與承諾是什麼?
    由於作者的身份特殊(圖書館界高階主管、圖資系教師),犯這樣的錯卻又用不盡理想的方式補救,為避免形成更大的錯誤示範,建議以下兩種作法。消極的作法是,告知作者的主管與師長,請他們告誡她這樣是錯的;積極的作法,在目前圖書館界通行的多份電子報都大量傳達正確的引註方式,避免圖書館員的專業倫理受到踐踏。
    當然,要採取哪些作法,仍應尊重Ted本人!最近聽到幾位應該是沒有看blog的老師在談這件事,可見網路傳播自有其因果。只是如果大家都繼續漠視,似乎成了幫凶。

  12. Ted:

    我又來了!很多人覺得 Blogger 串連的方式太暴力了。但是這是一種爭取權益的方式,非到萬不可以,幹嘛集合一群人來串連抗議呢?

    既然反應是無效的(因為她出了她的電子版,但是卻沒詢問你這樣的處理是否能讓事情圓滿落幕)。這就顯示了原作者自大的心態:『反正我都出刊了,你能咬我嗎?』

    我不想那麼小人的想,但是如果真是那麼的小人。以國內圖書館 Blogger 的串連抗議,那就顯的光明正大多了。

    我不是這圖書館研究方面的專家,但是至少在 Blog 圈子也玩了幾年。我們可以學學酥餅的方式:

    1. 一人一封信給莊館長與期刊作者。信由你來擬,我們 Copy 後屬名寄他們。沒什麼好躲躲藏藏的。
    2. 一人一篇文章,串連對此事的看法。好壞都可以講。說不定,真的是我們太小氣了。期刊作者的作法才是對的。那也可以說。
    3. 把文章透過 Hemidemi/del.icio.us 紀錄,並且透過『圖書館』、『Blog 文章授權』、『抄襲』等字眼作為 tag …

    這不是個挺好玩的活動嗎?說不定到最後,我們真的認知到,原來 Blog 授權在台灣是假的,誰先寫上期刊才是真的。那也無不可…. 反正也是認清真相 …

    不好意思… 沒給你壓力,自己決定啦。因為你是當事人了!

    Mar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