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館員被 Google 利用了?

最近美國圖資界一個很熱門的話題就是 Google 在推展Google 圖書搜尋 (Google Book Search, GBS) 的過程中是利用了圖書館員。Steven M. Cohen 在 6月底發文表達了這個觀點,他觀察到號稱做為與館員溝通的平台,Google Librarian Central blogGoogle Librarian Newsletter,已經都超過一年沒有更近了。


此外,連續幾年都在 ALA 年會設攤位的 GBS,今年也沒有出現在會場中。網路上精彩的討論可參見 游园 的整理。

比較諷刺的是,Google 對此的回應竟是打算關閉 Google Librarian Central blog 這個部落格。難怪 Meredith Farkas 認為:

我從不認為谷歌會關注圖書館員。谷歌是一家公司,他們的目標是賺取利潤,即便是他們在從事有利於人們的事情時……我喜歡谷歌圖書計劃,谷歌學術搜索,我喜歡這些並不是因為他們在自己的博客上讚美圖書館,或者贈我一件T恤,而是因為他們確實對我和我的學生有用。

會促成館員的反感,我想還有一個原因,就是 GBS 很久沒有新的圖書館夥伴加入了,讓人感覺到 Google 好像已經差不多完成 GBS,所以相關的 blog、年會、與館員的互動也就跟著停擺。

The Lyon Municipal Library

不過今年一大早看到一則新聞,也可以視為 Google 對這議題的回應。那就是法國第二大的圖書館,The Lyon Municipal Library (里昂市立圖書館),加入了 GBS 計畫,成為第 29 個加入此計畫的圖書館夥伴,預計掃描 50萬冊書籍。

不過法國人不是很不屑 Google Book Search ,並視之為文化侵略的嗎? The Lyon Municipal Library 如此做會不會引起法國人的反彈呀? 看看里昂市長 Gérard COLLOMB 的說詞吧:

our decision to digitize and make available online part of the Lyon Municipal Library’s collection allows us to open our library doors to the rest of the world. Digitization, combined with the increased usage of the Internet now allows to preserve collections – with digital copies – while also opening up the possibility for users to access and consult books from a distance

4 thoughts on “圖書館員被 Google 利用了?

  1. 个人认为:图书馆目的是让用户最终达到资源,如果图书馆的服务与资源达到率提高了就是存在的理由。如果从对抗的方式去考虑,迟早会越走越不乐观

  2. also opening up the possibility for users to access and consult books from a distance.这一句便指明了图书馆应该好好思考的主题.
    个人观点是:资源的可见度,与资源的最终达到率,是图书馆应该重点解决的两个方面内容。

  3. 謝謝丫枝的comment,我也同意你的看法。不過可以想像美國這些館員為何會反彈,這是所謂奇摩子(感覺、心情)的問題,但應該還不致於到對抗這種程度。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