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est post] Marshall Breeding 4篇文章之摘要分享

前陣子您有去聽 Marshall Breeding 的演講了嗎? 如果想再了解 Breeding 的東西,那他在 Computers in Libraries 的 “Systems Librarian” 專欄是必定要看的。非常感謝 Antiquo 將她看過並摘要下來的內容與各位分享。(這是 LV 的第一篇 guest post🙂 )


1. Breeding, M. (2008). An Analytical Approach to Assessing the Effectiveness of Web-Based Resources. Computers in Libraries, 28(1), 20-22.

Google Analytics 是網路分析,Google提供免費豐富的網站流量分析,實用網管工具,我們無論是重新設計網站,或是設計一項新服務,可以利用這樣的流量分析檢視以提升或修正服務。作者利用 Google Analytics分析了他的網站 Library Technology Guides與在 Vadderbilt University Library 建立的一些服務,如 Vanderbilt Television News、Electronic Tools 、Ancient Near Eastern Archives等。

進行步驟整理如下:

  • 申請Google Account,設定一些設定跟註冊你要監控的網站等。
  • 將 JavaScript 到你網站的每一頁內。
  • 利用 Google Analytics 的介面觀看活動。作者每週會觀察一次。
  • 找到並使用一流量分析做成報告,以便可以畫圖上網。此乃Google Analytics的缺點之一,就是無法適地於JavaScrip上提供流量報告(Breeding先生不知道利用那一個,咱們可以問問)
  • 圖書館可分析的:線上目錄、整合查詢工具、引文查詢、數位館藏、數對典藏等。

作者指出這樣的分析是一項「實證」(empirical evidence),是一種「行動導向分析」(Action-Oriented Analytics)此方式可以去評估 user pattersn of your resources,提高我們的服務效能。如何?找點事給你們的系統館員做做吧!再來跟 Marchall Breeding 的比較一下。


2. Breeding, M. (2008). Circulation Technologies From Past to Future. Computers in Libraries, 28(2), 19-21.

流通模組該有不同於傳統的思維了,作者是1982年進入 Vanderbilt Univ Libraries 服務,之前他們圖書館是利用 MacBee Keysort cards system,1980s中,採用 NOTIS流通模組,且同時利用3M的tattle-tape system來作門禁。標轉的出借流程包含在NOTIS模組上進行出借與歸還與門禁的偵測。

後該大學系統升級為 Sirsi的 Unicorn系統,故增入許多功能:電子郵件通知、提供自主服務(透過網頁讀者可以察看自己的出借狀況、續借、預約他人借出的資料、建立我們興趣通知)因此圖書館建立了搭配raders的 self-check stations,迎向這種Self-Service的模式,只要門禁會響即可。(我也認為可以讓 user 自己去借書即可,不需要一定得買自助借書機,我自己認為連小學生都可以作的,不是多困難的事,而且可以省下許多工讀生得費用。有門禁管制,如何偷書呢?所以作者才會強調 technology fit for a purpose)

接下談到RFID的使用,無限射頻(Radio frequency identification, RFID)其功能有二:

  • 可以一次處理大量的資料,而非批次。如一堆書只要放在上面,不需要一本一本刷看,資料馬上進入系統內。所以4-啦,我們研究生一次抱40本,一放就OK了,馬上可以取走。
  • 晶片內可記載詳細資料且可遠方,盤點決不會錯,所以商店或是要開刀的病人,一貼上RFID,都跑不掉也錯不了!

因此對圖書館來說,主要功能有二:一是可遠距閱讀資料(盤點比較實用),二是可一次處理大量資料。不知道你看過美國一些流通量超大的大型公共圖書館,書一貼上FRID,還書後會上一條輸送帶,因RFID的感應,會將書自動送到書架區、預約區等,這就是應用了 AMH(automated materails handling)系統,故作者在此提醒大家這句名言:「科技要切合目的」(Technology Fit for a Purpose),因為;

  • 要瞭解到RFID 跟 AMH對所有圖書館並不是必要的,作者認為只適合於流通量高的大型圖書館,也就是非常忙碌的圖書館,小型圖書館並不適合。所以不要盲目追求這項科技,因為價格不斐,有錢也不能亂花。
  • 雖然有些讀者會接受這種self-checkout服務,但也要考慮到某些人希望的是 perosonal service。
  • 要進行這樣的投資(剛剛提到價格高),也就是要導致機器代替人工,應該要節省到人力成本。

所以圖書館有必要利用RFID嗎?仔細合理客觀考慮一下,牽涉到經費與人力成本。下一代的流通系統是如何的呢?其實會跟所處理的「數位內容」與「資源分享」的圖書館環境有關,總之,流通的目的就是不管資料在哪裡,都要把資料放到讀者的手上即是,所以這也事為何要繼續提升自動化系統的原因。


3. Breeding, M. (2008). Making a Business Case for Open Source ILS. Computers in Libraries, 28(3), 36-39.

因為開放性資源的增多,故需要處理的系統。另外一方面自動化圖書館也開始採用開放性圖書館自動化系統,根據作者 2007的調查研究,發現會採用Open Source ILS 的圖書館,都是比較基於哲學性觀點勝過於一種競爭的心裡。目前可以該產諞開始逐漸成熟,如 Koha 及 Everygreen 系統。(可見 LJ 2007/2008 Automation Marketplace報告 )。

圖書館之所以採用Open Source ILS的原因有二:

  • 不滿意即興趣。對目前使用的系統有諸多的抱怨,希望有一個好的選性出現。
  • 圖書館內可以支援的系統人員不多,對一些小館來說,甚至沒有,因此需要這些廠商「軟體即服務」的方式來幫助圖師館管理自動化系統。

作者在此特別提到RFP的重要性,雖然是舊調重談,但是逐一把所有的問題請廠商一一作答,是最可靠的。尤其是費用這一部份,包括 license the software、annual maintenances for support and updates、hardware for servers、any needed hardware or software upgrades to client wrokstation、data enter cost等。另外就是對廠商可以提供的支援與服務,尤其是可支援的人力上,要特別留意。


4. Breeding, M. (2008). Content, Community, and Visibility: A Winning Combination. Computers in Libraries, 26(4), 26-28.

這一篇要告訴大家的是「Content is King, and Community is Queen」,因為圖書館有實體與電子的資源,相對的對於讀者的服務也就區分為個人跟線上的服務兩種(in-persone service vs online service)。之所以說 Content is King,是要我們瞭解館藏內容,豐富與切合讀者的館藏才是主要的服務基礎,圖書館的網站資訊喜歡填滿政策、規定、組織架構、策略發展,這些都是管家型的資訊,雖有其必要,但並非讀者主要的資訊需求,應該力求短簡甜(short and sweet),作者發現許多館員發費許多時間在建立一些少數人會拜訪的網頁。

要瞭解到讀者要的各種型式的館藏,而且是馬上可以使用的,如全文資料,相片、或是視聽片段。是一種「研究的資源」才能驅使我們的讀者上到我們的網頁上。把這些重要的點放在主要的地方,才能認這些資源暴露於讀者的眼下。

為何Communit is Queen呢?共同參與已經是一種生活方式,除非你住在別的星球(cute吧!),我們館員應該開始讓這些網頁更「社區導向」(community-oriented)陳現於使用者前,促其具個人化與自助特性。如圖書館的線上目錄,目前一般都可以身份登入,可以讓他們瞭解自己的借書狀況、續借、預約,甚至於有付款與罰款的功能。目前一些新的圖書館介面都有Web 2.0的特性,如可以讓使用者進行評分與紀錄心得。我們圖書館並非一定得像社交網站 Facebook或是人脈網站 LinkedIn (Wiki),但圖書館如果要成為精於網路使用者的雷達,那我們就要像Amazon、eBay、YouTube、Facebook一樣將社區視為內容。作者樂觀地深信圖書館的網站可以獲取到高程度的社區參與。

學術性的圖書館最有機會在大專院校中建立這樣的使用點,讓它成為必要的目的地。所以圖書館應該在他們的最明顯的地方,其次是網路課程(courseware system)或是虛擬學習環境(virtual learning environment),因為學生們需要圖書館來支援作業,這個接觸點,再則建立 RSS 也是一個方法,可以將圖書館的內容與服務隨時更新傳播出去。

但當是這樣的連接與接觸仍是不夠的,如果你的圖書館不是在清單上的第一列,能見度就低了。你還得知道使用者在哪裡,2006年4月的專欄內,提到作者從事的 Vanderbilt Television News Archive 如何將詮釋資料曝光於搜尋引擎上,特別是Google內,站點地圖協議已經被Yahoo跟Microsoft Live所採用,但此更好的內容索引仍不夠,還需要排序的陳現,Content is King這才能找出高價質的網頁。無論是區域性或全球性的搜尋上都是重要的,架上一個好引擎且架在好位置上,才能確有 findability。

最後是好的評估方式,可以見2008年1月份的專欄,介紹的 Google Analytics工具,進行網站的流量,只要建立網站正常的績效標竿,即能進行改進跟提升。最後是 Marshall Breeding 的結語,細細品嚐,味道無法翻譯:

「Does the change prove the hypothesis? If you see an increase, the change was for the good. If not, take a step back and try something else.」 不要忘了 Content is King, Community is Quee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