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台大的回應

又被抄襲了 一文出來後,立刻引起許多人的注意與討論,在此先謝謝各位的支持。今天中午接到台灣大學圖書館副館長親自來電,並且針對此事件加以回應。底下就是林副館長的回應內容:

林先生,您好:

個人日前受邀出席於南京東南大學舉行的第三屆「圖書館管理與服務創新論壇」會議,分享台灣在圖書館管理與服務相關主題之現況與經驗心得。因行前準備資料時間過於匆促,以致發生在部份投影片中未註記引用資料出處之疏失,謹在此向您致歉,將立即更正論壇網站未註記引用出處之投影片。

此疏失純粹係屬個人行為,謹再次深表歉意。

林光美謹啟99.12.22
————————————-
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

事情都已發生,林副館長也都這麼回應了,我雖不滿意,但也只能接受。相信在這件事情上,林副館長確實是因時間太趕而疏忽,因此希望不要有負面的言論或攻擊。

不滿意、也值得討論的是, “未註記引用出處" 與 “抄襲" 之間的那條線是不可含混過去的,準備ppt的人應該要拿捏得很清楚。這次絕對不是只有copy 4張投影片,其他可議之處就請各位詳細看本文一開頭所提的那一篇。我可以接受有些投影片未註記引用出處,但不該在結論與建議那裡,直接拿我的建議過去用,因為每個人都應有自己在研究後所提出的建議才是。

來自台大的回應 有 “ 25 則迴響 ”

  1. 我也深感認同 ted 的論點,整體回應感覺避重就輕,其他投影片內容或可說其「未註記引用資料出處之疏失」,但「建議」雷同的部分實在無法以此說法含括在內!

  2. 「此疏失純粹係屬個人行為」這句話有待商確?這要視
    出席會議受邀發表是以個人身份去發表,還是因為擔任圖書館副館長行政職因而接受邀請?報告的內容是否是個人研究興趣或是與館務發展相關?是請私人休假出國或是是請公假參加?如果是後者,主管單位台大圖書館似乎也要扛起行政責任,這已經不是個人行為的問題,我們常恥笑對岸文章一大抄,但今天此事讓台灣圖資人丟臉丟到對岸去了,這是台灣圖資人的損失,亦是對台灣大學圖書館形像的嚴重傷害,面對此事,台大圖書館如果沒有任何行政處罰或出面做一嚴正聲明,如何在台灣圖資界立足?如何堵住台灣圖資界的悠悠之口?

  3. “ppt并非自己准备,而是出自底下采访部门的某个馆员" 其實, 案外案已將問題直指ay所言之"學者做學問的態度"…

  4. 我大概是屬於寬容型的,以林副館長的回復,是達到道歉的誠意了。
    我的ppt有時也會發現在其他的ppt上(包含大陸的),就像師大柯副所說的:「當別人在引用你的撰述時,就表示他已跑在你後面了」(大概是這個意思,未能如實引述)。所以有能力的是不怕別人抄的。

  5. 我看
    第四次全國圖書館會議
    議題二 閱讀環境與資訊素養 的說明
    似乎miss the aim
    (特別是information literacy 的部份)
    原來是這些檯面上的人物自己都不清楚

  6. @Chris, 我必須聲明的是,我從電話上確實感受到林副館長的誠意,所以只希望可以就事論事。我很贊同「當別人在引用你的撰述時,就表示他已跑在你後面了」這句話,問題在於有沒有"引用"。

  7. 我是認同ted的觀點,但柯副的說法確也顯現了他的自信與大氣。支持ted!只是想提醒一下,林副館長的mail是給你個人,這樣照本post出來(如果是的話),似乎有些不大妥當。純個人意見,因在公司裡太常讓人給我這麼轉信了。

  8. TED,

    勸勸你,自己的原創被引用(或改用), 感受到自己沒有被尊重, 但收到師長善意的回應, 也願意一肩扛下所有責任(這已是相當有擔當的主管了), 能不請您將回給林老師的信也POST上來, 這樣才公平!

    還有, TED你收到信及電話後, 若心中已願接受道歉, 何必再起話題, 把”台大”都涉下來, 連取得的錯誤資料都沒更正, 繼續把無辜的"釆訪部門"扯入,似乎太得理不饒人了,

    回到學術討論, TED向來用LV來提供圖書資訊, 也很勤快地更新內容, 若要提醒大家應注意的議題, 如學術研究發展及分享這方面, 你個人雖表面接受了道歉, 但從你12/23下的標題和後面的回應來看, 你想繼續回到原來主導的議題方向, 這跟在電視台所謂名嘴主題人丟下話題後, 就必須引導來賓們隨著你的引導起舞, 有何不同?

    你所工作的單位也犯了相當多的問題, 身為幕僚的您, 怎沒有好好監督並提供大家討論, 或許你覺得把台大的名字丟出來, 可以刺激並增加更多的回應, 衝高人次?

    TED其實蠻有SENSE的,近年來LIBRARY VIEWS在台灣圖書館界算一個專業分享的好網站, 許多人可在此就最新發展或議題, 做專業的討論, 才叫做LIBRARY VIEW, 但我發現這個網站充斥著LIBRARY GOSSIP! 令人失望,

    不願具名的許多反應, 又開始往TED開的新話題, 指名道性向台大圖書館高層, 還連接對付了從事教學研究師長們, TED在檢討了國內的圖書館及學界後, 是否可以花一點時間研究一下台灣學者研究成果被大陸抄襲的惡劣現象, 期待LV為台灣圖資界挺身而出, 幫台灣向大陸學術界嗆個聲吧! 你若能討論這塊, LV人數衝暴也絕不是問題.

  9. 謝謝Awee的回應。

    首先,我要強調的是,我並沒有回信給林副館長。在接到她的來電時,她身段確實放的很底,我則沒講什麼話。試問,一位在圖書館界頗具聲名的人這麼打電話給你,你能回應的出什麼嗎? 我不是名嘴,所以當下也只能默默無語。

    她說要在部落格上把本文中那段回應po出來,我回說那可不可以email給我,我把它張貼成另一篇文章,她說可。就這樣,我與她之後並沒有email往來。

    “心中願意接受道歉"? 我是不得不呀! 請問,如果是你,你會怎麼做? 小蝦米如我能怎樣,也只能吞到肚子裡面去了,人家都這樣打電話了。

    這一篇的重點是對事不對人,文中希望不要有負面的言論或攻擊,強調準備報告時每個人都應有自己在研究後所提出的建議。

    至於本站專業與否,是不是 LIBRARY GOSSIP,我並不在乎,因為這是我個人的部落格。我不是政治人物,彼此之間沒有想要你死我活,如果大家不能表達自己的意見,那才是最可悲的一件事。

  10. 好一個「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言論!
    但轉移話題並非解決問題的良方。
    「台灣學者研究成果被大陸抄襲的惡劣現象」研究已是另外一回事了,並不足以導正視聽或用以證明台灣同胞「抄」的事「小」。
    library science要追求真理、面對事實,方能不愧"science"啊!

  11. 1.我道歉,對於“ppt并非自己准备,而是出自底下…的某个馆员”一語未經求證,便自以為是地開砲,致該單位蒙冤,真的對不起,今後發文會特別注意;但,如果引用錯誤,請問,正確的是甚麼?小兵不便回答,大將也無需澄清,因為那不是重點;當然,如果連“并非自己准备”云云也是網友誤傳,當事人可自清,那麼我再次道歉,因為我有侮辱之嫌。

    2.我不認識TED,我只知道LV,我不需要幫他衝收視率,那對我沒有好處;我不覺得我被引導潑文,TED沒那麼大的能耐,我也不是那種,人家要我嗆聲就嗆聲的無頭蒼蠅。

  12. Library Views (以下簡稱LV)在臺灣圖書館社群中的知名度已經不需要去衝什麼點閱率了,說Ted 「把"台大" 都涉下來」(這句話的本意是「把"台大"拉下來」嗎?)叫得理不饒人、並懷疑 Ted 「或許你覺得把台大的名字丟出來, 可以刺激並增加更多的回應, 衝高人次?」實在是太不瞭解 LV 的狀態,也太陰謀論了!

    讓我們就事論事!Ted是受害者,他在自己的Blog揭露這件事,一點都沒有僭越這個角色可做的事;「台大圖書館副館長」是另一位作者的正式頭銜,更是其發表投影片時所用的頭銜,Ted用此全稱稱呼該作者,冒犯了誰?

    「連接對付了從事教學研究師長們」(這句話的本意是「接連對付了從事教學研究師長們」嗎?)哪裡有「對付」?就算有提到其他人的名字的也不是Ted,怎麼可以把帳算在Ted頭上?整個討論中只有另一位教師的名字被提到,但隨後原發表者也對自己沒查證就提到該教師的名字提出道歉與說明。倒是先前抄襲Ted blog文章的教師的名字並沒有被提出,從此反而可以看到Ted的厚道。

    在事件發生、Ted主動揭露後,竟然有人反過來批評Ted,讓人深深對圖書館界的鄉愿氣氛感到失望。雖然同在圖書館界,但該作者並非Ted的師長,就算是師長,做錯了事就是錯,難道師長做錯比較應該被原諒,晚輩或學生做錯事應該受到更多批評嗎?

    身為圖書館界的一員,我實在無法忍受這種鄉愿的觀點,所以寫了這一長篇,除表達對Ted的支持,也希望能與大家共同勉勵。我們都應該從這個事件中學到更多教訓,不只用更嚴謹的態度看待我們自己的一言一行,也能拋棄莫名且無理的包袱,畢竟在學術之前人人平等,學術倫理不該因為年紀、職位或其他特質而有所差異。

  13. 我的老師經常敲著我的頭告誡我說:「你一直在教育界工作,可是你除了從美國讀出來學位,以及外界賦予你的光環,讓你不斷自我膨漲外,你還有什麼生存的實力? 如果有一天學校的招牌不在了,過去所累積的高位還在嗎?」老師每次敲頭就是要我歸零,檢視自我現有的一切是虛是實,要經營一個真實的自我。

    老實的Ted一定很希望本案就此打住吧! 我還蠻期待Ted繼續分享新的東西哩!

  14. 戲謔一點來說,林老師未來上課的時候,學生以時間過於匆促,來不及自己寫作業,所以上網抓了一些東西貼出一篇文章當做是自己的東西來交,林老師會接受嘛?

    這樣的說法有些攻擊性,但是林老師這樣輕輕的回應只是讓我更加對於學術從業者的雙重標準感到憤怒。

  15. 版主既然覺得對方身段放的很低,也在電話中感受到對方道歉的誠意,何不展現氣度,理直氣和,是真的接受道歉,而非只是不得不.

  16. Agree with gigi,如果Ted真覺不甘心,就直接開條件, 看是要登報還什麼的好了。我想Ted也說感受到對方的誠意,不如就大方接受道歉,而不是有心有不甘的意味,我想是抄襲或忘記註記引用,畢竟每個人心裡都有一把尺,是不是!

  17. 沒說過的話全賴在版主身以及一些不知打哪兒來的個人情緒化延伸的幻想與質疑,對人家真的一點都不公平喔!
    人家版主在自個兒地盤上跟你們掏心掏肺分享「真心話」,也要被你們抓語病窮追猛打。
    無心之過的人應有的態度,應該旨在道歉,接著提醒自己不貳過,而不是一直來逼「苦主」是不是要「真心原諒」。
    (如果根本也不足以代表「當事人」(我相信你們都不是),就更不應該拿什麼「高度」、「氣度」來苦苦相逼了!)

  18. “好的英文blog会引来高质量的comments,好的中文blog引来的大多还是逻辑不通的垃圾,有好的评论也被淹没了" 引用自 number5@twitter

  19. 回應orson。若以邏輯推衍的話,您的評論發表在中文blog中,也可能是邏輯不通的垃圾。如此,回到一個套套邏輯的基本矛盾,到底是您認為多數的人評論是邏輯不通的垃圾,還是您的評論是邏輯不通的垃圾,這兩個相互矛盾的陳述何者成立呢?

    以上開個玩笑,我想orson的評論背後還有許多預設,是我化約之間的邏輯關係。評價一個言論品質的條件很多樣,是否具有理性討論的文化氛圍的確是一種觀點。然而orsen的描述,讓我所想到的不是各種評論在素質上的差異,而是我們是否是站在理解他人言論的基礎上來進行討論。

    我以學術領域中的討論作為對照。學術的評論是透過理論與事實去推論出來的,也因此我們在觀點的爭辯上,通常會問的是你的推論過程為何或是你的理論基礎為何。這種偏向於實證式的推論方式,一直是學術研究的主流,也是先去判斷一個研究或是一個發問的知識論基礎的基本方式。
    然而晚近受到女性主義的影響,開始對這種看似具有理性基礎的推論過程產生質疑。很簡單的說,部分女性主義的研究取徑會認為,傳統透過理論與事實的推論,忽略的論述者的經驗背景與情感因素,這讓看似理性的推論其實只是陷入概化的困境,而無法對於更細緻的提出解釋,更不用說理解了。

    這裡指出的是一個社會學式的普遍化與專殊化辯論。那回到是否在理解他人言論的基礎上進行討論,問的便是,評論人是在描述一個普遍化的社會事實,例如說抄襲是否成立或是該不該懲罰抄襲,還是在回應具有特殊經驗的描述,例如說個人對於被抄襲的抒發或是他人相似經驗的感受?

    前者觀點的評論者或許會覺得我在跟你說理,請你收起你的情緒來跟我理性討論。後者則會覺得,如果你沒不辦法同理我的處境,那你的言論只是一種外部評論。然後前者可能會回應說,你的個人經驗與情感無助於理解結構性的問題。後者則會說,如果你連結構下的個別行動者都沒法理解,那跟你談啥結構性問題。balabalabala,然後就會開始覺得對方邏輯不通、態度有問題,討論就變成對於其他評論者的攻擊。

    以上把部落格比擬成學術圈,但是如果要把部落格視為是一個種公共領域,的確也有學者是持相似的論點,那發問可能就會變成,眾聲喧嘩的樣態是如何形成,以及我們是否可以接受這樣的討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