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斯有二種,Libray mash up 有幾種呢?

這幾天注意到最新一期的 OCLC NextSpace 電子報 (第9號,2008/6) 的封面故事 “Libraries mash up content, services and ideas" 與今年 ALA年會的 OCLC Symposium 主題 “The Mashed-Up Library" 都是在談 Mashup

Libraries mash up


大多數的人在談 Mashup 時都是從技術面出發,強調如何把不同網路服務 mashup起來。例如今年的 OCLC Symposium 就找來 David Lee King 談RSS、IM 與 OPAC的 mashup,Mary Beth Sancomb-Moran 談 Google Maps 的應用、Susan Gibbons 談 course guide。

不過這一期的 NextSpace 介紹了幾種不同型式的 mash ups,底下是二個最早也是最 most innovative mash ups:

  • Story hour (說故事) - 1882 年由 Caroline Hewins 在 Hartford Young Men’s Institute (Hartford Public Library 的前身) 開始導入,把兒童文學的世界帶入圖書館。後來這個創意(idea) 獲得其他圖書館的跟進,時至今日,story hours 已經成為公共圖書館一個主要的服務項目了。
  • Open-shelf access (開架式取閱) - 1891年 James Duff Brown 和 William Howard Brett 不約而同地促使他們各自的圖書館採取開架式取閱服務,將非圖書館功能的 “開放取閱" mashup 到圖書館。

這期電子報接下來有一部分的內容幾乎就是 David Lee King 等人在 OCLC Symposium 的所談的內容,可以對照 OCLC Symposium 所提供的視頻來看。

當然,OPAC 與一些外部的網路服務的 Web mash ups 您可以在電子報中看的到,例如 Google Book Search API …等。但我注意到在電子報的一角介紹圖書館與置物箱的 mashup,荷蘭 Arnhem-Presikhaaf Public Library 把讀者預約的資料 (items) 放到在館外就可存取的置物箱內,如此一來讀者可以在任何時間內去取書(或資料)。

Mixing lockers and libraries

所以您說 Libray mash up 有幾種呢? 不論您的答案是幾種,最重要的應該是這些 mash up 是不是被使用者接受並使用。

不曉得您有沒有注意到,電子報中特別強調 innovative mash ups,在今年 OCLC Symposium 的 keynote speaker,Michael Schrage,便在談 innovation (及 institutional innovation)。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對 innovation(創新) 的定義和見解:

  • Innovation is the conversion of novelty into value. 創新是將新穎的事物轉變為有價值的事物
  • Innovation as a means to an end 創新是為達到目的所採取的手段
  • Innovation isn’t what the organization offers, it’s what customers, clients & users adopt. 要使用者願意採納才算

對於 Michael Schrage 的談話內容,也可以參加 Kenley Neufeld 的筆記。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