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ing 和 Folksonomies

Ellyssa Kroski,哥倫比亞大學參考館員,在去年12月貼出了一篇談論 Folksonomy 與 tagging 的文章 ,從幾個提供 tagging 的服務介紹起,到 folksonomies 優缺點的整理,內容相當豐富。底下就很精簡的翻譯部分內容:

在翻譯部分內容之前,若是還是還不太了解什麼是 social bookmarking 或 tagging,建議可先看看 維基百科 的介紹。

Kroski 在一開始便提到藉由 Web 2.0 及 社會性軟體 (social software) 的使用,使用者可以有增加自己的線上體驗並貢獻出來與他人分享。例如使用者可以新增 metadata 並以 tags 來組織他們自己的數位典藏、將別人的內容加以分類、以及建立由下而上的(bottom-up) 分類系統。群眾的智慧(the wisdom of crowds)、集體的意識(the hive mind)、及集體的智能(the collective intelligence) 做到了以前只有專業編目者、資訊設計師、及網站的作者才能做的事。他們可以成功的分類並組織網際網路、決定使用者的體驗。專家們不再獨佔這個領域,在這時新時代,使用者能夠決定自己的編目需求。

Kroski 針對以使用者為基礎的 Tagging 和 Folksonomies (通俗分類),介紹了底下幾個網站。這些網站的特色就是專注於資料的組織。使用者在公開範圍或社群裏組織自己或別人的資料,透過使用者之間的分享及找出看法相同的人或朋友,一些觀點就這樣產生了。

  • del.icio.us:社會性書籤網站
  • 43Things: 就像是一個巨大、全球性的 to-do list
  • Flickr:數位影像的儲存及管理網站
  • Technorati:提供網誌(blog) 內容檢索的網站

上面這幾個網站都有提供“tag cloud”功能。tag cloud 顯示出網站內最熱門的幾個 tags,在 43 Things 及 Flickr 還可以有個人的 tag cloud。

tags 可以讓使用者很快地回想起他們的資訊,它無關對錯,也沒有正確性或權威性的問題。這樣子的分類是相當個人化的,但卻又可與他人分享。

已經有不少關於 folksonomy (通俗分類) 與傳統分類法的討論,Kroski 整理出 folksonomy 在組織網路內容上的優點:

  • Folksonomies are inclusive
  • Folksonomies are current
  • Folksonomies offer discovery
  • Foksonomies are Non-Binary
  • Folkonomies are democratic and self-moderating
  • Folksonomies follow “desire lines”
  • Folkonomies offer insight into user behavior
  • Folksonomies engender community
  • Folksonomies offer a low cost alternative
  • Folksonomies offer usability
  • Resistance is Futile

除了上述的好處外,folksonomy 也有一些缺點:

  • Folksonomies have no synonym control
  • Folksonomies have a lack of precision
  • Folksonomies lack hierarchy
  • Folksonomies have a “basic level” problem
  • Folksonomies have a lack of recall
  • Folksonomies are susceptible to “gaming”

光是看這些條列出來的項目恐怕不是很容易明白,Kroski 針對上述的每一項優缺點都有詳細的說明,有興趣的人可以連結至原文看看。當然,Kroski 不會忘了提及 tags 在圖館應用的例子,不過大部分都是在 Flickr 的使用上。至於 UPenn library 結合 OPAC 的應用,我在 UPenn library 提供 tagging 服務 一文已經介紹過了。

Kroski 在結論強調圖書館由上而下階層式分類法的優點是毫無疑問的,但在分類網路上的資源時顯然是不適宜的。當對於資訊組織及檢索的看法正在轉變時,再加上技術的發展,這個新的、“人民的聲音”的 folksonomies (通俗分類) 一下子就脫穎而出。這個學習關於使用者行為的機會、以及改善或補充現存系統所提供的分類法之意涵是很重要的。

目前應用 folksonomies 在圖書館並不多,像 UPenn library 這樣子結合 OPAC 算是相當不錯了。我在想是不是這就是極限了,還是有更進一步的運用? 另一個可以觀察的是讀者的使用情形,讀者是否都知道怎麼利用 tagging? 或者是,圖書館裏的資訊是否能吸引讀者去 tagging ?

2006/8/7 補充: talking with Talis 在 7月份的講次主題便是 folksonomies 和 tagging,會談邀請了LibraryThing 的創辦人 Tim Spalding、WPopac 的 Casey Bisson … 等人。

Tagging 和 Folksonomies 有 “ 2 則迴響 ”

  1. Ellyssa Kroski 這篇文章很不錯, 非常簡潔, 而且舉了許多實例, 可以幫助了解. UPenLib 的應用似乎主要是館員在玩. 我很同意館員應該多去了解使用者習於或流行使用的詞彙, 謝謝 Ted 的分享.

  2. 謝謝Limin,
    除了了解使用者習於或流行使用的詞彙外,甚至我們所提供的服務內容或方式都要有所改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