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館的最後一道防線? 我看 Gorman-like學者

美國圖資部落圈(blogsphere) 中的話題人物,Michael Gorman,最新又有新話題了。他在大英百科全書的Blog中連發二篇他對 Web 2.0 的看法,Web 2.0: The Sleep of Reason (part 12),可想而知,此舉馬上又引起 blogger 們的熱烈討論。


在看了 编目精灵的介紹後,我馬上就去看了 Gorman 的文章。我發現一個有趣的數字,就是Gorman 這一篇 Blog (part1+ part2) 中光是 “expertise" 這個字就提了 17次, “authoritative/authority/authenticity" 也有 17次。

我認為全文的重點在下面這段話:

「印刷出版的學術作品與與互聯網的無政府主義明顯不同,不同之處在於,前者是確信的固定的,因為有權威的認證;而後者則缺少這樣複雜的權威與專業認證過程」(游园 譯)

上段內容中的 “後者" 指的應是群體智慧。我想沒有人可以否認這個觀點,但就像编目精灵說的,Gorman 是十足的精英主義者。其實像他這樣的學者不少,我姑且稱之為 Gorman-like 學者。他們對於 Web 2.0 時代所提倡的群體智慧之品質有所質疑,進而對它嗤之以鼻。

做為一個圖書館工作人員,我可以很理解 Gorman-like 學者們的想法與堅持。但是如果 Web 2.0 式的群體智慧是歷史發展上一個必然的過程,我們並不需要用如此蔑視的態度來看待或阻止。就像歐洲中古世紀教會對宇宙以地球為中心的解釋一樣,對於其他學說都視為異端邪說,但最後還是抵擋不住。

直覺上,此文是Gorman-like 學者們在捍衛他們於 Google化/數位化 時代中最後一道防線,也是圖書館專業僅存的價值 (之一) 時,所做出的反擊。

Wikipedia 的共同創辦人 Larry Sanger,一位哲學 博士,最近在 Society for Scholarly Publishing 年會上發表了一篇文章 (What Strong Collaboration Means for Scholarly Publishing),談論未來的學術傳播及出版 (Scholarly Communication 2.0)。雖然 Sanger 也強調開放式的 Collaboration 在品質上的問題,但他並不貶抑它,因為這可能是個趨勢。但如何在這過程中加上所謂的權威控制則是他要我們思考的。

我認為如果Web 2.0 式的群體智慧的發展是必然,那麼圖資學者們應該要想辦法去改善它,而不是阻止它,否則最後被摒棄的可能會是自己。

相關報導:
编目精灵 - Web 2.0:理性的沉睡
游园惊梦 - 我为什么理解戈曼?

1 thought on “圖書館的最後一道防線? 我看 Gorman-like學者

  1. 乍看标题我以为是"Gorman like 学者",but “Gorman is 学者",原来是“Gorman-like 学者”,搞错对象了。呵呵。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