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續關注Google 圖書和解方案

自從去年(2008) 底 Google 就 Google Book Search (GBS) 與出版社等達成和解後,和解案的內容(Google Book Settlement) 就一直是各方討論的焦點。法院將在 10月7日的聽證會後決定是否批准此和解案,在此之前,相信仍會有持續不斷的討論。


早在去年底本站就整理過和解案的內容及各方反應 (link),經過這半年時間的討論和沉澱,各方的意見也逐漸趨向一致(?)。一旦和解案通過,GBS 儼然成為一個電子書平台,圖書館將可透過訂閱的方式取得使用權。除了訂閱的費用外,還有許多議題是圖書館界相當關心的。

5月初美國3個重要的圖書館協會 (ACRL、ALA、ARL) 就和解案提出一份長達22頁的意見書(pdf),聲稱他們並不反對這個和解案,但警告高訂閱成本和不透明的控制(opaque controls) 將可能使圖書館的價值被妥協了,例如資訊獲取的公平性、讀者的隱私、以及智性自由 (intellectual freedom)。同時,此和解案也可能為出版產業的結構和圖書館的本質帶來戲劇性變化。


ALA, ACRL, ARL Google Book Settlement Brief

這個意見書出來後,Google 的代表就開始連絡圖書館的主管,積極展開一波公關活動,期望化解圖書館界的疑慮。所以 ALA 建議圖書館提出幾個問題來問 Google 代表:

1. 價格問題:“既然目前沒有其他的競爭者存在,Google 要如何避免因為訂閱費用太高而造成在連用其產品上所產生的差異 (disparity)?” 另外,圖書館可以有什麼機制來議價?

2. 隱私權問題:Google 除了公開對隱私權加以承諾外,Google 對隱私權提供了那些堅實的保證? ALA 特別提醒在合解案中並未提到此議題。

3. given that Google can omit up to 15% of in-copyright, but not commercially available books it has scanned from libraries, what criteria will Google use in choosing those books and how will it avoid censorship pressures?

上述的訊息是來自下面這二則 Library Journal 的報導:
5/4 – Warning of Abuse of Monopoly, Library Groups Ask Court To Closely Monitor Google Settlement
5/14 – ALA Warns Libraries: Google’s Calling, So Here Are Questions

如果您對此和解案有興趣的話,或許可以參考一下 ALA 所設置的 Google Book Settlement 部落格,以及Library Journal 的網頁(Google Book Search Settlement: A Set of Links),這二個地方收集了所有相關此和解案的訊息。

除了圖書館界觀注的這些問題之外,其實外界對 GBS 還有一些意見。底下是 Internet Archive 的創始人 Brewster Kahle 在接受 Democracy Now 的專訪內容 (註:Internet Archive也有在做圖書掃描),摘譯如下:

  • 版權書籍掃描的問題:比較有問題的是在 1923年以後出版,且已經絶版書。這一部分的數量非常龐大,Google 卻從各大圖書館把書找來並加以掃描,雖然作者或出版社在事後可以說要退出 GBS,但 Google 是否有權這麼做? 孤兒著作 (orphan works) 也是面臨一樣的問題。
  • 圖書館主動繳械:各大圖書館爭相與 Google 合作掃描其大量館藏,雖然可以取得副本,且以為可以在 GBS上搜尋相當便利。沒想到回過頭來,Google 變成一個電子書平台、一個數位圖書館,真正的圖書館反而可能要付錢跟它訂閱。
  • 資訊(內容) 的存取控制權:一旦所有的圖書都在 GBS上,Google 就可以決定什麼內容或什麼書可以被搜尋到,什麼書會被屏除。因為 Google 是私人企業,有關大眾知的權益就這樣被它控制了。
  • 提供書籍給 Google 掃描的公共圖書館的經費來算人民納稅錢,但他們卻把數位書籍的存取權交給了私人企業(Google)。而各大圖書館與 Google的合約中都嚴格限制了圖書館對掃描檔案的使用範圍。
  • 許多圖書館的主管對於數位圖書計畫的理想已經開始有了一些轉化,主要擔心的是 Google 一家獨大的局面。
  • Internet Archive 是非營利組織,它的 archive.org 有130萬本書 (GBS有700萬冊),實際上由 Internet Archive 所掃描的約有 50萬冊。目前在 18個圖書館裡設有掃描中心,每日掃描 1000冊左右。
  • 雖然 Google 與合作圖書館的合約上沒有明定圖書館的書不能由 Google 以外的廠商來做掃描的業務,但大部分的圖書館不會再由第二家來掃描,因為多少會造成書籍的磨損。但 Google 並不肯把其掃描的檔案給 Internet Archive,因為那是 Google自己花錢掃描而來的。
  • 圖書館的末日或許還未到,但如果這個趨勢持續下去,假如讓 Google 壟斷,那麼未來的圖書館就只是一個訂閱數位圖書的單位而已。
  • 主持人提到是否這個案件適用反托拉斯法? Brewster Kahle 提醒這個和解案如果通過,將造就 Google 壟斷的局面。

另外一個重大的消息是 University of Michigan 在5月19日與 Google 簽訂了新合約(pdf),合約內容讓圖書館可以在檔案的保存及開放存用上有更大的彈性。在和解案聽證會前的這個大動作,特別引人注意。詳細內容請參見 UM的新聞稿

延伸閱讀:
Google - Google 圖書和解方案
LV - 各界對Google 與美國作家及出版業達成和解的一些反應
秋聲 Blog - 美國圖書館學會對Google和解案的態度
The New York Review of Books - Google & the Future of Books

持續關注Google 圖書和解方案 有 “ 3 則迴響 ”

  1. “沒想到回過頭來,Google 變成一個電子書平台、一個數位圖書館,真正的圖書館反而可能要付錢跟它訂閱。"

    先不管圖書館的立場,這是會讓一般大眾開心的消息!因為這樣一來,上網就可以得到品質更好,更完整的資訊.也完成圖書館一直要完成的夢想:節省讀者時間,滿足其資訊需求.

    我覺得圖書館很可惜的是—雖擁有大量知識,卻無法有效率的與大家分享!雖是非營利機構,但我看到的都是權力與金錢的鬥爭—爭知識擁有權,爭知識權威,爭付費價格(堅持要讀者付費才能享受服務等等).而且在機構內轉不出去.

    Google雖然是營利機構,卻有羅賓漢精神,將富有人(出版商,圖書館)的財富分給我們這些窮人…..

    另外目前線上閱讀我覺得非常傷眼,希望未來google會推出便宜的複本,我絕對會買!

  2. to 小萌布拉多:

    的確,一個電子化的電子書平台對一般讀者而言是相當便利的,我們也可以想像全文都有了,Google可以從裡面去玩什麼花樣出來。

    但我並不同意 Google 是具有"羅賓漢精神,將富有人(出版商,圖書館)的財富分給我們這些窮人..",我想最終獲利且沒有損失的就是 Google了,一般讀者可以看部分內容只不過是其所放出的誘餌而已,他照樣收廣告費和圖書館的訂閱收入。

    我想除了版權(及其收入)等問題外,圖書館在訂閱電子內容已經有過慘痛的經驗了,每年高漲的電子期刊費用就壓的圖書館喘不過氣來。就如同您所說的,圖書館不是營利單位,如果書籍的電子化是未來的趨勢,那 Google一家獨大是不是又是另一個夢靨的到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